案例分析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益解答
疫情与不可抗力、情势变更的认定及适用
作者:大连同方律师 发布于:2020/3/3 16:28:33 点击量:

任生林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高级法官、全国审判业务专家)

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正常的社会经济秩序,原来的工作和生活节奏不得不重新调整。这不,疫情还未结束,纠纷已经出现。宁波市海曙区法院近日网上受理了一起租赁合同纠纷案件。一名网约车司机与某车辆租赁公司于去年11月签订租赁合同,期限为1年,租金每月3000元。网约车司机于今年2月15日诉至法院,称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市政府采取小区封闭政策,该情形构成不可抗力,请求解除租赁合同,退还押金9400元。租赁公司辩称原定于2月10日复工,希望与司机继续履行合同,表示若正常复工,愿意减免10日租金,若延期复工,与司机协商租金减免事宜。经法官调解,司机最终接受公司方案,继续履行合同,共同承担因疫情影响减少的租金损失,并撤回起诉。

像这样的受疫情影响不能正常履行合同的纠纷很多,如买卖合同、借款合同、旅游合同、建设工程施工合同、承包合同、租赁合同以及其他合同。随着时间推移,纠纷更多。法院在审理这类纠纷时,对疫情的认定有不同认识,是属于不可抗力还是情势变更?据统计,因2013年非典疫情起诉到法院的案件,大多数认定为不可抗力,少数认定为情势变更。学术界大多数观点认为不可抗力,只有少数人认为适用情势变更。笔者认为此次疫情属于不可预见、不可避免、不可克服的客观情形,符合不可抗力的构成要件,把疫情认定为不可抗力已经成为通识,属于事实判断,关键是在司法实践中如何认定和适用,也就是法律判断的问题,应结合疫情对合同履行的影响程度、法律后果以及因果关系等具体分析判断。

让我们看两个案例。孙秀艳与沈阳新中城房产开发公司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,法院认为:至于新中城公司提出的非典疫情属于不可抗力,应免除新中城公司违约责任问题。虽然2003年春夏之间我国爆发非典疫情,但新中城公司在与孙秀艳签订《协议书》时(2003年6月21日)应当预见非典疫情可能对其正常施工造成影响,但其仍然在《协议书》中约定在2003年9月底将商品房交付孙秀艳,且新中城公司自认“2003年9月初,工程基本完工,只差验收”,其在2003年9月28日与孙秀艳签订的《商品房买卖合同》亦约定“交房日期为2003年9月30日前”,表明非典疫情并未对其交付房屋造成影响,故在本案中不能免除新中城公司承担全部逾期交房的违约责任,本院不予支持。本案提炼的观点:签订合同时各方已知晓非典疫情,延期交房不能适用不可抗力免责。

再看一例。华垦国际贸易公司与山西伦达肉类工业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。法院认为:关于华垦公司上诉所称的2003年发生非典这一不可抗力事件,应予免责问题。根据双方合同的约定和合同法第118条规定,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应当及时通知对方,并应该在合理期限提供证明。本案中,华垦公司并未举证证明通知伦达公司不能履行合同,且非典期间并未封锁交通、限制货物交易,故对华垦公司这一上诉理由,本院不予采纳。华垦公司应承担逾期供货违约金。本案提炼的观点:非典未影响合同履行,且非典发生后当事人一方未履行通知及提供证明的义务,不可主张免责。

事实上,我国法律对不可抗力的适用已作出明确规定,关键是审判实务中如何认定和适用。《民法总则》第180条规定:“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民事义务的,不承担民事责任。法律另有规定的,依照其规定。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、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。”《合同法》第117条规定:“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,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,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。”要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程度,判断是否免除违约责任。第118条规定:“当事人一方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,应当及时通知对方,以减轻可能给对方造成的损失,并应当在合理期限内提供证明。”这个条文规定当事人负有通知义务,应及时通知对方,并承担举证责任,主动减少损失。《民法典(草案)》第590条基本上沿袭了《合同法》的规定,增加了“当事人迟延履行后发生不可抗力的,不免除其违约责任。”条款,是对审判经验的总结提炼。综上所述,法院在认定是否适用不可抗力情形时,应把握以下几点:

(一)不可抗力属于客观情况,分为自然灾害和社会灾难两种,前者如地震、台风、火灾、水灾、旱灾、瘟疫等,后者如战争、罢工、交通事故等,对当事人来说不是由于本身的过失或者疏忽,而是无法预见、无法预防、无法避免的事件。

(二)不可抗力情形是发生在合同签订前,如果不可抗力情形发生后签订的合同,不适用不可抗力。如地震、台风发生后,签订合同时,应当预见合同迟延履行或者不能履行的情形造成的后果。

(三)发生不可抗力情形后,当事人不能履行合同时,负有通知义务,应当及时通知对方,减轻可能给对方造成的损失;否则对造成的扩大损失部分承担责任。

(四)当事人在迟延履行后发生不可抗力情形的,要承担违约责任。因为当事人有过错,根据过错责任原则,不能免除违约责任。

(五)在诉讼过程中,当事人对主张不可抗力的诉讼请求,负有举证责任,在合理期限内承担举证责任,提供有关证明。否则,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。

(六)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,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程度,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违约责任。法官根据当事人的举证、质证情况,准确判断不可抗力与合同履行的因果关系,是否存在因果关系以及影响程度的轻重。根据实际情况,能履行的要继续履行,保持合同的连续性和稳定性,维护正常经济秩序;如果没有履行的可能或者继续履行没有实际意义,则判决解除合同,违约方不承担责任。

实践中情势变更原则经常与不可抗力情形相混淆。情势变更是合同法中的一项原则,是指合同签订后,由于双方当事人以外的原因,构成合同基础的情势发生重大变更,致使合同继续履行将导致显失公平,则当事人可以请求变更和解除合同。如国家政策、产业政策调整、价格涨落幅度较大等属于情势。情势变更原则实质上是诚实信用原则在合同履行中的具体运用,目的在于消除合同因情势变更所产生的不公平后果。

情势变更与不可抗力的区别,归纳起来,主要有以下几点:1、情势变更是为了解决合同履行过程中发生问题时遵循的原则,情势属于人为造成的情形;不可抗力是客观发生的自然灾害和社会灾难。2、从时间上看,情势发生在合同签订后,不可抗力情形发生在合同签订前。3、不可抗力属于法定免责事由,当事人只要举证证明因不可抗力导致合同履行不能,即可获得免责,法官对于是否免责无自由裁量余地;情势变更不是法定免责事由,使当事人享有请求变更或者解除合同的请求权,法官享有自由裁量权。4、不可抗力的效力系当然发生,而情势变更的效力,由法官根据发生的情势作出裁量。5、不可抗力是从违约角度出发,解决是否承担责任的问题,而情势变更从合同履行角度出发,解决是否继续履行合同的问题。

关于情势变更问题,现行的《合同法》没有涉及。最高人民法院《关于正确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(二)》第26条规定:“合同成立后客观情况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、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,继续履行合同对于一方当事人明显不公平或者不能实现合同目的,当事人请求人民法院变更或者解除合同的,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公平原则,并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确定是否变更或者解除。”2009年4月27日,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《关于正确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(二)服务党和国家工作大局的通知》,指出:“如果根据案件的特殊情况,确需在个案中适用的,应当由高级人民法院审核。必要时应提请最高人民法院审核。”司法实践中,对适用情势变更原则严格把握,中、基层法院不能自行决定,应逐级报高级法院审核。

随着经济活动日益活跃,对适用情势变更的呼声越来越多。去年底公布的《民法典(草案)》第533条在总结司法解释的基础上,对适用情势变更原则作出宽松的规定,“合同成立后,合同的基础条件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时无法预见的、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,继续履行合同对于当事人一方明显不公平的,受不利影响的当事人可以与对方重新协商;在合理期限内协商不成的,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解除合同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应当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,根据公平原则变更或者解除合同。”这条规定与《合同法司法解释二》第26条规定相比,最明显变化是在情势变更适用范围上不再排除不可抗力,也就是说,发生不可抗力情形,可能适用情势变更原则,对适用情势变更的程序没有作出明显的限制。目前《民法典》还是草案,不能适用。司法实践中,对情势变更原则的适用注意把握以下几点:

(一)情势变更中的情势,既不同于不可抗力,也不同于商业风险,是指国家政策、产业政策的变化、价格暴涨暴跌等事件。

(二)情势必须是在签订合同后出现的。出现变更的情势后,法律赋予当事人变更或者解除合同的请求权,可以与对方协商;协商不成,有权起诉到法院请求解决。

(三)当事人在庭审过程中对主张的情势承担举证责任,举证不能承担败诉后果。

(四)法官在审理中有自由裁量权,依据公平原则,结合案件的实际履行以及举证、质证情况,做出判断,并且层报高级法院乃至最高法院批准,才能判决是否变更、解除合同。

 


Copyright@2012 TF-LAWYER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中国·大连市沙河口区会展路33号环球金融中心10楼B-C 电话(Telephone): 0411-62631919 辽ICP备12004297号-1 网站地图

技术支持:大连网站建设